【“在一起,师院人众志成城抗击疫情”征文选登(三十五)】

  • 2020-06-02 11:38:48
  • 来源:
  • 作者:
  • 访问量:

与时间赛跑

作者:陶悦

二零二零年的开头,好像真的不那么顺利。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充斥在人们的生活中,有的人愤怒,有的人担忧,还有的人不当回事,但仍然有人勇往直前,拼尽全力地同疫情抗争着……而在距离武汉两百多公里外的潢川县城,就有着这样的人……

潢川县距离武汉市只有不到四个小时的车程,因此每年都会有许许多多的人前往武汉谋生。这次疫情爆发前后,仍然像往年一样,大家从各地回到家乡,高兴地与家人朋友们团聚。或许是人流众多,又或许是防护不够到位,在这个小县城里,有了新冠肺炎病例,隔离人数也是有增无减……

他是一名医生,在与时间赛跑。

疫情蔓延至潢川以前,杜享原本可以和妻子孙玲等家人幸福地庆祝着新年的到来。作为县人民医院的医务科医生,他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成为了一线抗疫工作者。

疫情期间,作为县定点隔离医院的医生,杜享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每天吃得最完整的一顿饭,大概要数午饭了。中午十二点多,他才能从医院赶回家吃上一口热饭。与别人不同的是,他在楼下会先给妻子发信息说自己要到了,此时妻子便端着刚出锅的饭菜,放到门口用三块木板搭成的一张简陋的小桌子上,倚在门边等待着他回家。因为自己每天都要和病人接触,害怕给家人造成不好的影响,他便有了在门口吃饭的想法。

妻子见到杜享时,他正大口地喘着气。来不及多和妻子寒暄,他端起饭碗就吃了起来,看上去好像很狼狈,可是只有妻子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妻子怕影响杜享吞咽饭菜,不敢多说话,就这样隔着距离静静地看着他。杜享快速吃完午饭后,熟练地戴上了口罩。简短地跟妻子说完辛苦后,便头也不回地冲出楼梯,奔向了医院。

妻子说,他每天都在奔跑,经常几分钟就解决了一顿饭,因为杜享觉得,时间就是生命,他早一分钟赶到医院,就能更了解病人的情况。杜享则说,他不觉得每天这样来回跑很辛苦,他的同事、病人们每天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自己这样也是应该的,只希望这场疫情可以早点结束……

他是一个商人,在与时间赛跑。

大年初一,只在家待了一天的黄久生瞒着家人,独自一人驱车前往郑州。看到手机上的各种疫情的防护信息,他坐立难安,开始想方设法地搜集医疗物资。在得知长垣县的一家医疗器械公司还有三千多只口罩时,他找了各种关系,联系到了公司负责人的电话,苦口婆心地劝对方卖给自己。因为他买口罩是要给家乡捐赠,对方便同意了这个请求。在装运过程中,对方知道了他是赡养了七百多位孤寡老人的全国道德模范,感动之余,将最后的库存也全部装运回黄久生的家乡。

此外,黄久生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河北沧州的一家公司还有医用护目镜。但是由于距离太远且市场需求紧急,提货的车甚至在工厂门口排起了长队。对方公司又要求黄久生派车提货,而一去一回更是耽误时间。况且能否提到货又是一说。

他请朋友帮忙,从沧州当地高价包车,连夜赶赴信阳,再安排车辆送回潢川。得知护目镜已经在运输途中后,他一夜未眠。一车装载着希望的护目镜正在路上和时间赛跑,路上有无突发情况又是未知数,黄久生几乎每隔两个小时都会打电话向司机询问情况……

物资到位后,他想到的只有别人,却不曾想过给自己和家人留下点备用。而得知信阳市仍然物资匮乏后,他更是联系服装厂改建生产线,定制一次性隔离衣,承包了原料、电费等一系列费用,第一时间将生产后的隔离衣运往信阳……

对此,黄久生说:“疫情防控工作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期,对于一线的医疗工作者来说,时间就是生命,我们能做的,就是与时间赛跑,物资早一秒到,就能早一秒发挥作用,帮助更多的人。”

疫情发生以来,有无数人在与时间赛跑,他们想尽各种办法,竭尽所能地为抗击疫情做出着自己的贡献。他们与病毒搏击,在病毒面前筑起一道道健康防线。紧张的疫情给全国人民带来了恐惧、不安、忧虑,但这其中,真的不缺少爱与感动。

我相信,他们深爱着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家乡,更是脚下的这片神州大地。我也相信,“春天”正在到来。

向这些奋力与时间赛跑的人致敬!

(作品采自“在一起,师院人众志成城抗击疫情”主题征文,作者系我校传媒学院2019级戏剧影视文学专业学生)

危机之下

作者:赵佳琪

“菲菲!快来吃饭啦!”谢菲关上手机聊天页面,边答应着妈妈边坐在餐桌前,脑子里却不断浮现出自己看到的消息“武汉出现疑似sars病毒”“疑似新型传染性肺炎出现?”,她想起自己半个月前确实看到过华南海鲜市场消毒关门的图片和新闻,不禁有些害怕起来,毕竟自己家距离市场直线距离不到十公里。餐桌上,她小心翼翼的向父母提了一下,父母却不以为然,多半是哪个造谣的,应该早点给他们抓起来。

日子离春节越来越近,可整个城市却毫无春节的气息,夜晚只有路灯放光。可妈妈还是每天都要去药店上班,公交的士都没有了,她只能每天骑半个小时的自行车。疫情越来越紧张,父母也开始害怕起来。可药店老板甚至还给妈妈他们几个人安排了春节排班表,谢菲妈妈工作的药店正好在一家医院附近。人都是自私的,她不想让妈妈呆在那个危险的地方,怎么说都不让妈妈去。除夕那天,封城的消息传来,人心惶惶,他们又去超市买了许多生活用品。在忧虑和恐慌之中,他们度过了春节,电视里的春晚歌舞升平,微博上各种沉重心慌的消息夹杂起来,令人格外分裂。

春节很快过去,请假也只是暂缓办法,大年初二妈妈只能去药店上班。临走前,谢菲将买到的几只n95口罩拿出一个戴在妈妈脸上,又翻出来之前做手工用的橡胶手套戴上,这才让她出门。到了晚上过了很久都没见到妈妈回来,不禁有些担心,焦躁地什么都做不进去。终于听到跺脚声,她立马冲去打开门,只看到妈妈带着口罩也掩不住的疲惫,全身消完毒,妈妈告诉她,今天药店闯进去了一个中年人,冲进了他们柜台,砸东西抢东西还骂他们把东西都留给了自己,报警了三次才解决。要知道药店里的口罩妈妈都没舍得拿,用的都是谢菲先前自己屯的口罩。经历了这种事情,妈妈不敢去上班了,谁知道下次会有什么更严重的事情发生。可是老板却坚持药店开门,声称只要开门就有消毒水卖。谢菲实在是担心妈妈,便决定一起去药店。

到药店还没开门多久,就看到一个中年人走进来,她正疑惑,只听到妈妈惊呼,原来这就是那天大闹药店的男人。只见男人低着头嗫喏着,说自己是想来买点消毒水和奥司他韦。本来并不想给他,但谢菲突然看到男人凌乱的头发、看起来循环用了好几次的口罩,不禁问出来为什么要大闹药店。男人踟蹰了几下,才告诉他们,自己老婆几天前确诊了,但是整个武汉的医院都人满为患,没有床位没有试剂盒,找了所有能找的关系,能托的人都没有办法,只能呆在家里自行隔离,可他们甚至连口罩都买不到,那天他刚知道儿子也高度疑似,儿子今年才刚上初中,便有些崩溃,这才冲动闯了进来。谢菲看着男人微红的眼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他,在生死面前,任何言语都显得苍白无力。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离死亡如此之近。可他们却也没有什么可以帮他的,只能将带在身上所有的口罩和橡胶手套,还有店里的消毒水给了他。

男人感激极了,伸出来的手又缩回去,站的也离谢菲母女远远的,不停的鞠躬感谢,最后抱着东西走出了药店,一月末二月初的武汉雾蒙蒙的,乌云烟雾笼罩在城市上空,街上只有消毒车一遍遍地喷洒着街道,男人的身影,逐渐隐没在一片消毒雾气之中。危机之下,笼罩在城市上空的云雾何时可以消散呢?

(作品采自“在一起,师院人众志成城抗击疫情”主题征文,作者系我校传媒学院19级戏剧影视文学班学生)

关键词:在一起 一起 师院 人众 众志成城 志成 抗击 疫情 征文 文选 选登 三十五 三十 十五 编辑:李春燕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